论肾弱不能作强治法,医论,男以藏精,女以系胞,医学衷中参西录

2017/10/18 13:46:32 肾,论肾弱不能作强治法,医论,血管肤浅易见,遂呈紫色,医学衷中参西录

【组方】建莲子去心为末,焙熟。再用猪、羊脊髓和为丸桐子大。每服二钱,日两次
【功能】《内经》谓∶“肾者作强之官,伎巧出焉。”盖肾之为用,在男子为作强,在女子为伎巧。然必男子有作强之能,而后女子有伎巧之用也。是以欲求嗣续者,固当调养女子之经血,尤宜补益男子之精髓,以为作强之根基。彼方书所载助肾之药,若海马、獭肾、蛤蚧之类,虽能助男子一时之作强,实皆为伤肾之品,原不可以轻试也。惟鹿茸方书皆以为补肾之要品,然止能补肾中之阳,久服之亦能生弊。

《内经》谓∶“肾者作强之官,伎巧出焉。”盖肾之为用,在男子为作强,在女子为伎巧。然必男子有作强之能,而后女子有伎巧之用也。是以欲求嗣续者,固当调养女子之经血,尤宜补益男子之精髓,以为作强之根基。彼方书所载助肾之药,若海马、獭肾、蛤蚧之类,虽能助男子一时之作强,实皆为伤肾之品,原不可以轻试也。惟鹿茸方书皆以为补肾之要品,然止能补肾中之阳,久服之亦能生弊。惟用鹿角所熬之胶,《神农本草经》谓之白胶,其性阴阳俱补,大有益于肾脏。是以白胶在《神农本草经》列为上品,而鹿茸止列于中品也。曾治一人,年近五旬,左腿因受寒作疼,教以日用鹿角胶三钱含化服之。阅两月复觌面,其人言服鹿角胶半月,腿已不疼。然自服此药后,添有兴阳之病,因此辍服。愚曰∶“此非病也,乃肾脏因服此而壮实也。”观此,则鹿角胶之为用可知矣。若其人相火衰甚,下焦常觉凉者,可与生硫黄并服。鹿角胶仍含化服之。又每将饭之先,服生硫黄末三分,品验渐渐加多,以服后移时微觉温暖为度。

《难经》谓命门之处,男以藏精,女以系胞。胞即胞室,与肾系同连于命门。西人之生理新发明家谓其处为副肾髓质,又谓其处为射精之机关,是中、西之说同也。又谓副肾髓质之分泌素名副肾碱,而鸡子黄中实含有此物,可用以补副肾碱之缺乏。此说愚曾实验之,确乎可信。方用生鸡子黄两、三枚,调开水服之,勿令熟,熟则无效。

愚曾拟一强肾之方,用建莲子去心为末,焙熟。再用猪、羊脊髓和为丸桐子大。每服二钱,日两次。

常服大有强肾之效,因名其方为强肾瑞莲丸。盖凡物之有脊者,其脊中必有一袋,即督脉也。其中所藏之液,即脊髓,亦即西人所谓副肾碱,所以能助肾脏作强。且督脉之袋上通于脑,凡物之角与脑相连,鹿角最大,其督脉之强可知。是用鹿角胶以补肾,与用猪、羊脊髓以补肾其理同也。

肾主骨。胡桃仁最能补肾。人之食酸 齿者,食胡桃仁即愈,因齿牙为骨之余,原肾主之,故有斯效,此其能补肾之明征也。古方以治肾经虚寒,与补骨脂并用,谓有木火相生之妙(胡桃属木补骨脂属火,若肾经虚寒,泄泻、骨痿、腿疼用之皆效,真佳方也

枸杞亦为强肾之要药,故俗谚有“隔家千里,勿食枸杞”之语。然素有梦遗之病者不宜单服、久服,以其善兴阳,惟与山萸肉同服,则无斯弊

紫稍花之性,人皆以为房术之药,而不知其大有温补下焦之功。凡下焦虚寒泄泻,服他药不愈者,恒服紫稍花即能愈,其能大补肾中元气可知。久久服之,可使全体强壮。至服之上焦觉热者,宜少佐以生地黄。然宜作丸散,不宜入汤剂煎服。

曾治一人,年过四旬,身形羸弱,脉象细微,时患泄泻,房事不能作强。俾用紫稍花为末,每服二钱半,日两次;再随便嚼服枸杞子五六钱。两月之后,其身形遽然强壮,泄泻痿废皆愈。再诊其脉,亦大有起色。且从前觉精神脑力日浸衰减,自服此药后则又觉日浸增加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