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中医知识

旱半夏_生半夏120克煎剂是否可以服用

2017/5/25 23:20:00 半夏,生半夏有毒,旱半夏有毒,旱半夏才是正品半夏,生半夏煎出液安全无毒

     生半夏粉末有毒,一入喉咙立即会让扁桃体充血肿大。而 120g生半夏煎出液本人试验无毒。半夏粉末直接口服是有毒的,我试验煎出液是无毒的。(请网友不要模仿此实验)
      仲景用半夏皆为生用,后世认为半夏有毒,于是矾制半夏,姜制半夏应运而生,有些临床医家倡导使用生半夏,有一些医家畏惧生半夏如狼虎,见到前人种种实验汇报,我也去年曾经把姜半夏60g煎出液以及药渣子一次性全部服下,无任何感觉,内心终不能释怀。路子还是自己走才知道深浅,于是做了这个生半夏体验的汇报。
      体验半夏首先要认清旱半夏才是正品半夏,市场上水半夏居多,类似小圆锥形的皆是水半夏,价格低廉,不是正品。接近椭圆形的才是旱半夏,所谓切片半夏,因为丧失了形状,无法区分半夏品种,我都不选择。只选择比较完好的椭圆形的生旱半夏作为实验品。
    实验日期:2月26日晚上
    生旱半夏直接口尝的体验:
取一粒较小的生旱半夏的一小块,放进口中细嚼,咽下,不久即可感到喉咙有轻微针刺样感觉,扁桃体肿大,尚可忍受。大约一小时此感觉消失。实验两次,都是如此。生半夏直接口服确实强烈刺激咽喉,古今认识都正确。
  但是临床上没几个人直接给患者生吞半夏粉末的,都是入了煎剂来使用,所以直接吞服生旱半夏有刺激性感觉,这个结论临床意义不算大。
       生半夏120克煎剂的体验:
        取生半夏120克,用粉碎机粉碎(旱半夏个头比较大),入锅煎煮三个小时。按照内经的指示,用白布绞取汁液。观察到汁液接近乳白色,粘滑,口尝味道涩淡,略微带有酸味(是不是药农硫磺熏制导致?),先口服二分之一(即六十克生半夏煎出液),半个小时以内无任何感觉,也不刺激咽喉。看来久煎生半夏煎出液对于咽喉无刺激性。
半夏煎出液静置时间久了就会接近凝结,像果冻一样。一个小时后服下剩余药液,所有半夏煎出液服用完毕。
       半夏药渣子的口尝体验:
       由于半夏粉碎不完整,煎煮后有一些颗粒仍然较大,口尝发现内部尚未煮透,这次煎煮时间有三个小时,可见完整半夏若入汤剂,内部必然不熟。口尝中心这一发白的部分,刺激性仍然存在,这说明半夏如果颗粒完整去煎煮,会造成一部分药材浪费。
      睡觉时候感觉较平时安稳,呼吸深而长,心率较平时较低,大概安眠作用即是如此。
       我坚持不睡着,躺在床上,心中恐惧,我会不会中毒?于是起床披衣,翻阅相关资料,没有人讲解过口服一百克生半夏煎剂是否会中毒。没有资料,我还是继续睡觉吧。
      躺在床上又想起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讲到半夏非重用不足以为功,作者也是常常使用一百克以上,想到这里我安心了一些。慢慢就睡着了。第二天早晨起来,无任何不适。实验完毕。
    结论:
        一,生半夏直接口服,确实有较为强烈刺激性,但是这个性质临床意义不大,因为没几个医生要求患者直接口服生半夏。
         二,120克生半夏煎出液,安全无毒(本人试验仅作参考)。生半夏可以直接进入汤剂。
         三,120克生半夏煎出液有较为强烈的安神作用,表现为呼吸变深长平稳,心率稍微减慢。并且这个效果可以持续数天.甚至在白天,呼吸和心跳都较平时平稳.内经的半夏秫米汤应该是一张好方子,值得研究推广。
        四,生半夏完整颗粒直接进入汤剂,三个小时也煮不透(非高压锅),再煮两次也煮不透,造成一部分药材浪费,建议打碎后再煮。但是打碎后又会造成粘锅,所以建议打碎后包煎,再挤压出汁液服用,药材利用率会提高,还是内经见解老到!
疑问:生半夏煎出液(临床意义存在于此)性质并不燥烈,反而比较滋润。生半夏煎出液口感很像大米粥上面漂浮的“米油”一样滑润,并且我服用了120克生半夏煎出液之后,口中津液感觉较平时增多。所以我认为生半夏性质不燥,姜制半夏,矾制半夏才是导致半夏性质燥烈的原因,我对于120克半夏又进行了两次煎煮,煎出液都不再润滑,制半夏都是如此多次煎煮漂洗后搀加辅料制作成的,润滑成分流失巨大,性质自然燥。
      所以我认为生半夏煎出液,性质润滑,并且还可以增加津液。制半夏丧失了这种润滑成分,才是半夏“燥”的根本。还是建议恢复生半夏的广泛使用,真实体验的人多了,对半夏“燥”的认识或许会改变。
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