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中医知识

旱半夏_生半夏的用量功效与煎法

2017/5/25 23:19:46 半夏,生半夏,生半夏的用量与功效,制半夏相制太过,旱半夏燥湿化痰

自((中国乡村医生))2001年第3期发表拙文((失眠4年》以来,陆续收到不少读者来信,其中约有数十封来信对文中病例第3诊重用法半夏40g提出疑问。如浙江省金华市夏医师的来信便颇具代表性,信中写道:

“读了您在((中国乡村医生))2001年3月刊物上发表的((失眠4年》,又巧遇一位与您文中所述病例病情极同的患者,失眠近l年,四处求治不效。患者,男,47岁,失眠近1年,宿患慢性胆囊炎、慢性胃炎,求治多处。曾服消炎利胆片、养胃冲剂血府逐瘀口服液、敖东安神补脑液,效果不甚明显。来我处就诊前,每日需服安定5mg才能浅睡2~3小时。经我观察,觉得这位患者与您文章中的那位患者征候极为相似,就斗胆抄用您一诊的处方。5剂服完后,患者述说效果较为明显,很是高兴,对我说了不少感谢的话,我就把您的文章给他看。他表示继续再服药。按一诊的方,又服了7剂。结果,每晚不服安定,可睡4~5小时,若服安定2.5m g,可睡7~8小时,基本可达正常。此时病人提出要求,最好能不服安定,也可有正常睡眠。昨日就诊,患者胆热犯胃征候已消除,似有血虚气滞的表现。遂又抄了您三诊的处方:酸枣仁汤合半夏秫米汤。不料我院中药房药师拒不给药,认为方中法半夏一味用量过大。她说干了半辈子药师,从未见过法半夏用到40g的方子。我很为难,她是老资格的药师,说或许是杂志在印刷的时候出了错误。我想向您印证校对一下是什么原因,也好对患者有所交待。”

笔者在此首先申明:杂志印刷无错误。而应当回答的主要问题是:半夏到底有毒还是无毒?半夏可否大剂量使用?
众所周知,半夏分生半夏和制半夏两类。生半夏有毒,若用至40g,应注明先煮半小时以破坏其有毒的成分。今则连法半夏即制半夏40g亦拒付之,直令初涉医林者遭遇满头雾水。
拙见认为,资深药师拒付之是有书为证的。谓予不信,请翻阅历代本草(包括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)无不笼统记载半夏有毒,就连中医高校《中药学》亦从其说,且规定半夏用量为5~l0g。《中药学》是这样介绍半夏毒性的:“半夏中有毒成分对局部有强烈的刺激性,生食时可使舌、咽和口腔产生麻木、肿痛、流涎、张口困难等。重者,可产生呕吐,严重者可窒息。"此等毒性大矣哉,岂可小视之!但是需要明确者,此言生半夏生食之。而生食之者,往往是误食。煮食呢?《中药学》继续写道:“此有毒成分难溶于水,经久加热可被破坏。"由此可见,生半夏煮熟且久煮后食之,或仅服食其药液,应当是基本无毒的。然而《中药学》由此得出的结论竟然是:“生半夏有毒,内服一般不用"。这就令人费解了。
《中药学》提倡使用姜汁、白矾加工制成的制半夏,还特别注明:生半夏的有毒成分“不能单纯被姜汁破坏,而能被白矾所消除"。可见完全符合炮制规范的制半夏是无毒的。
由此应当得出结论:①制半夏无毒;生半夏有毒,久煮可消除其毒性。②制半夏可用大剂量;不必先煮。生半夏宜先煮半小时以去其毒性;若重用30~60g,以先煮l小时为宜。
③若顾虑到半夏炮制不规范而可能残存毒性,则在使用大剂量30g以上时不妨先煮半小时,以防万一。
行文至此,已可打住。又欲写几句题外之言供同道参考:①中医方书之祖《伤寒论》使用半夏的方剂多多,均注明“洗",即生半夏用水洗干净后入煎,绝非后世使用生姜、明矾炮制之者。而近代名医张锡纯使用制半夏,则深恶其炮制不当,含明矾太多“相制太过,毫无辛味,转多矾味,令人呕吐。即药房所鬻之清半夏中亦有矾,以之利湿犹可,若以之止呕吐及吐血、衄血,殊为非宜。愚治此等证,必用微温之水淘洗数次,然后用之,然屡次淘之则力减,故须将分量加重也"。②上文已经回答半夏可以大剂量使用,今再续申之曰,半夏使用机会多,取效的关键是用量:若燥湿化痰,6~l0g足矣;降逆止呕,l5~20g不为多;镇静安神,必用30~60g。③生半夏阙功伟哉!顽痰宿瘀致病,特别是癌性疼痛,制半夏无能为力,应当大胆重用生半夏(久煮去其毒性)。
蓝天碧野 云白风清
33